“一岭十八岗”岗王:千年古岗的岁月守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勘测力士岗遗址遗物

  【阅读提醒】

  岗王镇位于柘城县西部,是一小我文汗青长久的古镇。按照境内力士岗遗址和孟庄遗址出土的文物考据,早在远古龙山文化期间,这里就成为先民出产糊口与繁殖生息之处,并且在孟庄遗址出土了商代的“中华第一鞋”。境内有心闷寺遗址、千年白果树、民国官庄学校旧址、岗王公社白叟民礼堂等。名人有明末清初官至工部左侍郎的李元振及近现代的王翔九、王飞霄、尚明等。

  岗王镇当局驻地岗王村,位于柘城县城西北8公里。原名前小庄,明正德年间王氏从村北1公里门楼王迁此,因村前有土岗,改今名。其行政区划沿革多变,明清属由义乡,民国属第二区岗王乡,1949年属官庄区岗王乡,1958年属官庄人民公社,1962年属官庄区岗王人民公社,1984年属岗王乡,2012年属岗王镇。

  行走在岗王镇浩繁的古岗之上,感到颇深,以《古岗的岁月守望》记下采访的心境:

  没有预定,怀着敬重的探秘之心,来到千年古岗之上。时节如流,岁月不居。穿越时空的距离,我与你对望。

  捻一把手掌上沾满了四千年前先民烧过的灰土烟尘,仿佛炉火方才熄灭,余温尚未散尽。捡拾碎片斑驳的商陶,抚摸剥蚀累累的汉砖,先秦至今的故事仍在史乘与传说里盘旋。任身影茕茕孤单,任风雨洗涤疮痍,任苔痕爬满衣裳,仍亲吻着那生生不息的庄稼和牛羊。

  倾听着千年的固执,孤单而厚重,寂静而沧桑,你在荒原中雕刻着岁月的守望。

  力士岗遗址 四千年守望

  在柘城县城西南5公里,有一古遗址力士岗。清光绪二十二年《柘城县志·奇迹》载:“力士岗,在县西南十里许。” 其南临洪河,北靠蒋河,东依惠济河。说起岗子的来历,62岁的村民姚清生说:“据传这岗原是唐朝寺人高力士别墅的基址,所以就用他的名字定了岗名。”《柘城县地名词条汇编》《商丘文化志》等亦如斯记录。

  在远离京都长安的处所怎样会有高力士所建的别墅呢?据史料记录,高力士本名冯元一,广东潘州人,是中国唐代的出名宦官之一。他少小时入宫,由高延福收为养子,遂更名高力士。他不单聪颖、善解人意,并且处事判断隆重,遭到其时女皇武则天的赏识。因为曾助唐玄宗平定韦皇后和承平公主之乱,故深得玄宗宠任。他先后历武则天、玄宗、肃宗、代宗等四朝皇帝,亲历了唐王朝由盛而衰的汗青转机过程。力士岗成为高力士别墅的基址,当是高力士出宫办公役时处所仕宦为其选址所建。

  至明初,山西洪洞迁民至力士岗附近建村,村以岗名,称力士岗村。在72岁的村民张超振家里,他拿出了首修于嘉庆二十年(1815年)的《力士岗五里长张家谱》让笔者查阅。该谱序载:“鼻祖讳本者,客籍山西洪洞,播迁鸣鹿西北乡七十里,村名力士岗者奠居焉。”目前,力士岗村800多人,以张姓、姚姓为次要姓氏。

  按照文物部分的考古查询拜访演讲,力士岗的汗青远非如斯,向上可追溯至四千多年前的龙山文化期间。197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二队和商丘地域文管会对力士岗遗址进行考古查询拜访。通过勘测认定,遗址下部为龙山文化遗存,中部为商代文化遗存,上部为汉代文化遗存(郑清森《商丘的考古成长与初步研究》)。柘城县博物馆馆长张天军引见,遗址采集有龙山和商代期间的陶片、石器、骨蚌器等,并在遗址上部发觉有汉代空心砖墓和小砖墓。通过龙山文化出土文物可知,远古期间即有人类在此高岗上歇息保存,一为在岗上遁藏洪水与野兽的侵袭,二为岗四周多河道水系易于捕捉鱼类果腹。至商代此岗继续有先民在此糊口,到汉代则成为墓葬区。此遗址表现了商丘古代文化遗址的特点:“位于惠济河两岸,遗址呈岗丘形式,颠末了几个时代的栖身,逐渐构成较高的岗岭和堌堆,后来人们又操纵这种较高的地形看成基址,在上面建筑各式建筑。”(《1977年豫东考古纪要》)

  据考古材料显示,力士岗遗址面积约2.4万平方米,文化层厚4余米,内有40多座小薄砖墓,20多座空心大砖墓。墓基层发觉有灰坑,出土有篮纹、方格纹陶片等商代遗物。据本地村民引见,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岗有5亩地面积大,2米多高,其时从岗外是看不到村里房子的。分出产队当前村民从岗上起土烧窑,逐步成了此刻的低洼之地。在拉土的过程中,村民从岗土里面不竭挖出罐、壶、跫、鬲等陶器,还有铜钱、铜镜、铜带钩、骨针、骨簪、骨镞和纺轮、网坠等物品。此遗址于1979年被定为县级文物庇护单元。笔者在村东南角的遗址处看到,很多汉墓的空心砖裸露于地表或被堆砌在高岗边缘,空心大砖长1.01米,宽0.62米,上饰麦穗、柳叶、乳丁豆腐干等斑纹。村民们说,这遗址是需要好好整修一下了。

  千年白果树 树中树奇迹

  在国度级重点文物庇护单元孟庄遗址上,有着一棵千年白果树,传说是唐朝建肇庆寺时所栽,是陈旧罕见树种,属于遗址的从属文物。这棵树高数丈,洞窟幽古,气根须悬,枝柯枯木苍拔,剑戟云天。白果树,又称银杏树、公孙树,是古代银杏类动物在地球上存活的独一品种,被看作是动物界的“活化石”,并与雪松、南洋杉、金钱松一路被称为世界四大园林树木,我国园艺学家把它爱崇为国树。树的果实品尝甘美,医食俱佳;根、叶、皮也含多种药物成分,临床使用价值较高。可惜此树于1977年夏日遭雷击后枯死,东侧一根4米多长的树枝坠在地上,因为本地人迷信,多年无人收拾。奇异的是,两年后有一株楮树从白果树的树心发展起来,根系力穿古树躯干,枝叶繁茂,亭亭如盖。构成一株稀有的树中树,成为本地一大别致景观。多年以来被本地人视为神树,群众自觉组织建有护院,并对白果树根部进行筑台覆土,参观拜祭者川流不息。

  在孟庄一带,普遍传播着“画虎仙”的传说故事。听说遗址处的这棵白果树上,住着一位仙人白叟,人们都称他“白果爷”。白果爷很是喜好画画,尤以画虎为长。一年炎天,白果爷应南方伴侣之邀,加入一次仙家聚会。归来途中,他感应气候闷热,就转为人形,变成一位鹤发白叟下凡了。他走到一个村子的北边,见有一棵大树,就坐下乘凉,无意中捡起一根柴棒在地上画起来,不意却画成了一个虎样。白果爷赏识了一会儿,便起身走了。后来,这只虎活了,四处伤人,吃得这里路断人稀。不意,画虎处的这棵大树上,也住着一个小仙人。他晓得这是白果爷画的虎活了,就赶紧用脚把地上的虎形去掉。可是他刚一分开,地上那虎形便随即清晰可见。无法他只好到河南柘城来请白果爷。白果爷听后,顿时驾起祥云直奔南方,将虎形抹掉了。从此,这只山君再也没出来过,人们又可无忧无虑地糊口了。

  李中口古渡 传牙骨菩萨

  在岗王镇,有一古村名曰李中口。在李中口的西南,有一与岗王交界的古镇名曰李原镇。这一村一镇两地名,其实发源于元末的两兄弟。相传,元朝末年山东高唐枣林庄人氏李嵩、李中、李原三兄弟,因兵荒迭起,兄弟相商,老迈李嵩留守,老二李中、老三李原远迁异乡。两兄弟泣别兄长,离家跋涉月余,在所带川资即将用尽之时,来到柘城蒋河(今岗王镇沙河)北岸,见这里接近河道,荒无火食,又有一片高岗适宜建房,便在这里假寓下来。兄弟俩在这里开荒种地,子孙繁殖,很快成为一处村子。因这里接近沙河渡口,于是以李中之名命村名为李中口。后来李原搬家至李中口南约10里处建房假寓,成亲立家,并效法二哥辛勤耕作,家业畅旺,生齿大增而成村。其子孙念李原好事,村以人名,遂将村庄定名为李原(1991年《柘城县志·地舆》)。明初跟着大槐树下的迁民,附近村庄增加,构成集市,称李原集。

  在李中口与李原的李氏家族中,传播着牙骨菩萨的故事。话说李氏三兄弟泣别时,割裂家传的牙骨菩萨为三节,李中、李原分得首、足两节,老迈因留守在家,独存莲花座盆一节,作为当前兄弟相认的符瑞。李中、李原各自建村后,其子孙虽相距10余里,但血脉相承,交往亲近。李中所存牙骨菩萨的上节,首身俱全,尚可参拜;而李原所存的下节不像神像,无法参拜。后来两家商议,便把首、足两节粘在一路,合二为一,供奉在李中口长门家里,世代相传,不时参拜,以示不忘先祖故地。于是这尊牙骨菩萨便保留至今,无缺无缺。

  现在在李中口村还保留着两处清代的古建筑:李运良老宅、李严克老宅。李运良老宅系清代所建楼房,上下两层,坐北朝南,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建筑面积50平方米。李严克老宅是清代中叶李姓富豪所建私家室第,面阔三间,进深一间,外砖内坯叠砌墙体,砖砌房檐外奢,檐下嵌砖雕花卉、动物、几何图案。此古建筑保留较好,为县级文物庇护单元。

  李中口村人才辈出。李树峰,为李中口走出的一名文史学者、戏剧曲艺作者,作品多次荣获国度、省级奖项,现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商丘市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等。

  清廉李元振 风度可敬爱

  在明末清初,岗王有位官至工部左侍郎的廉吏——李元振。他生于明崇祯九年(1636年),卒于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28岁考中榜眼,任翰林院编修,以其德才兼备,屡受拔擢,深为康熙皇帝所倚重。李元振在野40余年,清正清廉,低廉甜头奉公。在出名的“两河大贪污案”中,很多人中饱私囊,事发后朝中几无免者。可李元振仍然一身洁白,于是受命查勘天津河工,返京后详陈细禀,康熙皇帝十分对劲。

  李元振在野为官,却一直不忘家村夫民。康熙四十八年(1709),柘城大雨成灾,苍生糊口无着。李元抖擞《记灾歌》以记之,捐百金,开“义仓”、采纳“官米平价出粜”,柘城苍生得以全活。又奏请将柘城由小县学额升至中县学额,文风得以大振。人们赞他“道德可照旧,神姿可敬爱!”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概念和立场)

(编辑:admin)
http://mkgraphix.com/sbgc/114/